MBA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夜先生,苏小姐从缅北杀回来了 > 第299章 我要惩罚你
<b>inf</b>古潇栋道“队长,您就算要诱敌,也不能把自己生命当儿戏,枪子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不受伤,怎么能让赵麟入局。”夜寻的计划,是绝对完美的。
但是,这中间出了一个杨茹,破坏了他的计划。
原本计划,诱赵麟的人来了,把婉婉抓走。
哪知道他们离开后,就接到家里的紧急电话,杨茹敲开了门!
他们及时赶回来,还是晚了,只能将计就计。
他撞上婉婉的枪口,用最恰当的理由,让婉婉不得不离开。
若不是做局,他又怎么可能倾巢而出,不留下人保护。
凰弟道“队长,你有没有想过,姐姐可能会……死。”
他想说,姐姐会被赵麟害死,而实际上,是他们害死的。
夜寻没有回答,回到了住处,他让所有人先回去。
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外面的石头上,抬头看着天。
今晚的月色很好,像是玄冰一样,透过皮肤,寒冷刺骨。
他在石头上坐了很久很久,直到天色露白,晏首长出现在他身后。
“杨茹的事情,你去处理吧。”
夜寻没有回头,只是问他父亲,“她会原谅我吗?”
“会的,她一直都知道,你要做什么,她能理解你的。”晏首长笃定地回答。
他对儿子一向都是军事化管理,儿子一直都是他的骄傲。
他必须在他儿子迷茫的时候,给他指明方向。
“任何事情都有取舍,她孤身涉险,只要能在我们进去抓人的时候,切断炸弹的路线,保全了我们几千人的生命,抓到诈骗犯,保护了全国百姓的财产安全,她是我们的英雄。”
“我已经请示上级,这一次你们回去,立马就能登记结婚,谁举报都没用。”
“以后婉婉就是我们老晏家名正言顺的儿媳,我看谁还敢污蔑她,敢说她一个不好。”
夜寻从石头上下来,对着晏首长敬礼。
他心里却清楚,这一次,只怕婉婉没这么容易原谅他。
他已经做好了用很长一段时间,请求她原谅他的准备。
夜寻去了苏清婉的房间,看着她被子弹打穿的被子,坐在床边,手抚上被褥。
“婉婉,如果可以重来,我选择不爱你,爱你,只会给你爱来危险和痛苦。”
夜寻在房里坐到天亮才出去。
杨茹身上有伤,如今眼睛又瞎了一只,失血过多,再加上几番折腾。
人已经没了之前的精气神,现在死气沉沉的,看起来情况很不好。
但是她看见夜寻,还是眼前一亮。
“晏擒哥哥,你来看我了,苏清婉抓到了吗?”
夜寻站在床边,面如寒霜地看着杨茹。
“你不该带人回来,害死我的三个队友。”
杨茹一愣,随即哭道“不是我,是苏清婉,被抓到的那个人都说了,是苏清婉。”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凰弟扶着之前养病的那个伤员进门。
杨茹看见他好好的没死,傻眼了,“你……不是死了吗?”
伤员道“这不过是我和队长演戏而已。”
为了就是让苏小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离开。
赵麟太狡猾了,只有苏小姐不知情,才能骗过他。
否则,这一场局,白做了。
杨茹傻眼了,全身石化地坐在原地。
伤员道“之前我在房间养病,我听见杨茹和队友的对话……”
他一五一十地把过程,一字不落地说了一遍。
杨茹本就惨白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颤抖着嘴道“晏擒哥哥,我是被迫的,他们拿着枪指着我,我不带他们回来,他们就会杀了我。”
她哭着去抓夜寻的衣服,抓不到,直接从床上跌下去。
夜寻后退一步,避免砸到脚了。
“杨茹,送你回国的车已经准备好了,你害死了三个队友,还想要诬陷别人,回去接受审判吧。”
杨茹知道她的罪名太大了,只怕活不成了。
哭着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迫的,我是爱你,我追求爱情来的。”
她哭成了泪人,被戳瞎的眼睛开始流血。
“苏清婉来缅北,得到你的爱,我来缅北,你就要送我上法庭接受审判,你好狠的心。”
“是不是爱你的女人,你都要杀死,你送苏清婉去了地狱,你又要送我去死,晏擒,你冷血又无情……”
“我诅咒你这一辈子都得不到真爱,你爱的女人都会恨你,离你远去。”
“我诅咒你死在缅北……死在缅北!!!”
“尸骨无存地死在缅北,你会死,你会被赵麟杀死,哈哈哈,你什么也不是……”
夜寻看了身旁的凰弟一眼。
凰弟心领神会,用臭袜子,把杨茹的嘴堵起来,用黑布套在她头上。
叫上两个队友,秘密的送回国接受审判。
和她一起回国的还有牺牲那三个队友,车上,杨茹和他们在一起。
她被五花大绑,蹲在角落,看着躺着的三人,吓得浑身汗毛炸开。
“冤有头债有主,是苏清婉抢了我的晏擒哥哥,我才来缅北,你们才死的,这一切都是苏清婉的错,你们要报仇找他们去。”
杨茹哭得一抽一抽的,泪眼模糊,她仿佛看见一个人动了一下。
“啊!鬼!鬼啊!停车。”
缅北,园区。
苏清婉到了赵麟的别墅,已经是上午了。
一晚上的惊心动魄,她心力憔悴。
“我房间在哪里?”
“你之前的房间。”赵麟体贴的亲自带她去房间。
旁边就是赵麟以前的房间,被炸了,没有维修。
炸了的废墟已经被清理干净了,现在下面种满了花。
破碎的走廊也安装上栏杆,一切都崭新的,看起来仿佛从来没爆炸过一般。
苏清婉推开自己的房间门,里面的装修和以前一模一样。
甚至床单被套,都和她走的时候很像。
赵麟拎着药箱,“你腿上有伤,不能碰水,我给你洗澡,洗澡后上药,好好睡一觉,咱们的事情,等你睡醒了,再一笔一笔的算。”
苏清婉累得要死,直接往床上一躺。
“不洗,滚出去,别打扰我。”
赵麟拿她没辙,只能拿来干净的睡衣。
“不洗就不洗,穿上睡衣再睡,你身上的衣服太厚,不舒服。”
苏清婉没好气的接过来,进了浴室,反锁门。
赵麟站在门口苦笑,“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看过,没亲过,你哪里敏感,我亲你会给什么反应,我都清楚,不必把我当外人。”
苏清婉脱了衣服,丢在地面,打开花洒就洗澡。
门外赵麟的声音继续传来,“腿上的伤口别碰水,否则,你出来,我就要惩罚你。”
苏清婉瞄了一眼自己的腿,全身都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