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天劫 > 妖兽?
诛天劫妖兽?「撤退。」
两个字。
蛮主的身子不由一震,继而脸色却不由变得异常难看。
那怕是跟随了蛮主无数岁月的南域将士,也从来都没有见过蛮主此等的表情。这位一向深居简出的南域幕后大佬,已然不知道有多少年不曾带有一丝笑意。
仅仅是两个字,似是在古井无波的深潭中丢下了一颗石子,竟是已是在蛮主的心中惊起了惊涛骇浪。
「我们不能撤。」蛮主轻叹。
卓君临脸色一寒,慢慢的闭上了眼眸。
「卓公子,你可知百峒城,乃是南域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防线。」蛮主轻叹:「我们南域生灵,向来恩怨分明,纵然与万妖城战场生死相见,算不得什么深仇大恨。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害了我们数千的将士,百峒城更有许多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我们留下此际若退,那些普通生灵又当如何,难道就能置之不理了吗?」
卓君临却是不由一愣。
在场的所有将士也都不由一愣,就连百峒城主的眼眸之中,也带着深深的不解之色。那些普通生灵,其实与百峒城没有太大的关糸,南域的安稳那些普通人也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然而所有生灵都没有问为什么,所有人都只知道,现在蛮主已做出了决定。
「蛮主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自身陷于险境之中?」
「或者山主不会理解,百峒城是我们的家。」蛮主苦笑:「无论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就算是粉身碎骨又有何惧?敌人已经到了我们的眼前,害死了我们那么多的兄弟,难道我们就要视而不见?」
「老祖。」百峒城主不由脸色大变:「万妖城可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不能,,,,,,」
「战场上的敌对,算不得仇恨。」蛮主摇头:「万妖城的大军兵临镇南城,从未主动进攻。那些死去的兄弟,都是被那些诡异生灵所杀。不管那暗中的敌人到底是谁,在大是大非面前,战场上的对立便算不得私仇?等解决了眼下的事情,再清算不迟。」
另一位老将不由大急:「即然有诡异入侵,我们就应当向南域其他各部求助,单凭我们百峒城的力量,只怕根本难以抵挡。」
卓君临苦笑,目光却是落到蛮主的脸上:「这里只不过是南域的冰山一角,如果仅仅是一场这样的小场面就让南域精英尽出,只怕会让人看了笑话。」
「可我们就算打赢了,谁又会记得我们?」
蛮主眼神一寒:「身为将士,那里能顾得了那么多?我选择让百峒城留下,难道就是为了让别人知道?曾经为南域而战死的将士,他们又有多少留下了姓名?」
随着卓君临的提议,在蛮主的授意之下,全部更换原本百峒城的防线。蛮主更是亲自带着卓君临观看百峒城的所有布局,不留余力。
….
此时若是卓君临想要拿下百峒城,简直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
任何一切的险恶地势,蛮主都耐心的亲自为其解答。
甚至百峒城的一众兄弟都傻了眼,这那里还是一向杀伐果断老祖,简直就是卓君临身边的一个狗腿子。
卓君临出乎意料的竟是为蛮主讲解一些布防情况,更是将一些重要关卡安排百峒城的兄弟。甚至卓君临主动在百峒城的大军之中,专门分出一部分精兵,特殊安排其布置。其间百峒城主曾多次求见卓君临,都被拒之门外。
有了蛮主的授意,底层的将士却都格外的卖力。
任何将士都感觉得出来,虽然大战还没有开始,然而一但等到战争的号角吹响,他们将迎接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
很有可能他们所有将士都会全部战死,无一存活,,
,,,
期间蛮主也曾让一些存活下来的老弱病残先行撤离,可是那些将士却死活都不肯离开,倒是让卓君临大感意外,,,,,
连续两天的平静,却让卓君临的眉头不由大皱。
「山主,依你之见,我们还有多长时间。」蛮主的眼中全是无奈:「虽然不知道面对的究竟是一场怎么样的恶战,但我们都很清楚,一但开始,就有可能是不死不休的恶战。」
卓君临摇头,眼中却全是担忧:「现在的这种情况,留给我们的时间越多,他们准备的便更充足。这种情况下若是马上开战,反而是我们的幸运,至少说明敌军只是一盘散沙,不足为惧。然而敌军迟迟未动,幕后黑手肯定在图谋更可怕的计划,很可能便是想将我们一击而溃。」
蛮主的眼中闪过浓浓的愁意。
这一场还没有开始的战争,那怕是蛮主这样的存在,都已感觉到了无尽的压力。
「再见到那些诡异生灵,或者是曾经死去的那些将士,万万不可手下留情。」卓君临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他们已经不是你们曾经熟悉的将士,早已被诡异生灵同化,成为了幕后黑手的傀儡。」
蛮主不由眼中闪过怒意:「可是,,,,,,」
「他们刀枪不入,水火难伤,几乎不死不灭,普通的刀剑根本就伤不了他们。」卓君临眼中闪过一丝古怪:「那些诡异生灵虽然强悍不死,却有一个天大的弱点。」
「他们也有弱点?」
「天地万物,世间众生,皆有弱点。」卓君临苦笑:「那些诡异生灵的不死不灭之体,只是他们常年生存于黑暗之中。而在日昼之时,他们却无法存于世间,只要能拖到天亮,也就等于是渡过一劫了。」
蛮主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是不以为意。
纵然知道了那些诡异生灵的弱点,也知道诡异生灵究竟生存于什么地方,却不可以将这百峒城全部掘开,寻找诡异生灵的存在。
….
这个弱点,几乎是根本不存在。
那个诡异生灵会傻呼呼的日间正阳出现,任由他人宰割?
「黑暗和光明并不是绝对的永恒。」卓君临的眼中闪过一丝沉静:「当大地黑暗之时,只要还有光,就不是绝对的黑暗。月光,火光,只要这些存在,诡异生灵便不可能真正的横行无忌。水火难伤,只是诡异生灵阴气太重,借水灭火。如果我们能在交战之时将黑暗照亮,诡异生灵或许就会在我们的面前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