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色天医 > 第201章 她只属于我
随后他又打给苏颜月,叮嘱她下班早点回家,她后天也要来滨海,叶鸣没告诉她自己也在这,打算给她一个小惊喜。他安排了聚英拳馆的文豹,让他领着四个人,暗中保护她,这是为了防止苏宝岩那王八蛋。“好啦,我知道了。”“医院这边还有点事,我就先不说了哈。”苏颜月挂断了电话,长吁一口气。“苏医生,是你男朋友?”王克新坐在她对面,试探着问。苏颜月抿嘴一笑,点点头。王克新微微皱眉,眼神略微阴狠,但马上又恢复正常了。两人正在一家西餐厅吃饭,本来苏颜月下班是要回家的,结果在丁院长的办公室门口,遇到了王克新。丁茂东正要送他下楼,看到苏颜月后,就让她代劳了,还让她好好招待一下王克新,走医院的账。王克新是来送医疗器械的,属于赠送给中心医院,丁茂东也是略表感谢。这院长都发话了,苏颜月也不好拒绝,这才主动请他吃晚饭。西餐厅马路对面,停着一台黑色别克轿车。车里坐着四个人,正是文豹和他几个师兄弟。“豹哥,这王八蛋是谁啊?”开车弟子啐道:“看他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八成是对苏小姐有意思,用不用通知叶先生?”“不用!”文豹叼着牙签,摆手道:“屁大点事,还通知什么?等下找个机会,稍微给他点教训,警告一下。”“得嘞!”三人是摩拳擦掌。这好几天没打人了,手都痒痒了。晚上六点半,二人吃完晚饭,苏颜月就打算回去了。“苏医生,我手里有两张音乐会的门票,有没有兴趣一起看?”王克新主动邀请道。“今晚吗?”苏颜月问。“对,七点场。”王克新笑道:“是一个朋友送我的,听说是欧洲来的著名乐团,机会很难得。”“这样啊!”苏颜月对音乐会,还真挺感兴趣。可要和王克新单独去,又感觉不太合适。“你别多想,就是看场音乐会。”王克新微笑道:“要是不方便,那也没关系。”“没事,走吧。”听他这么一说,苏颜月反倒不好意思了。二人驾车前往大剧院,文豹几人立刻悄悄跟了上去。这场音乐会确实很盛大,苏颜月完全陶醉在了音乐中。王克新时不时会用余光看她,几次想拉她的手,但最后都忍住了。晚上八点半,音乐会结束了。王克新开车送她回去,路上两人还在聊音乐会的事。“王先生,我到了,谢谢你。”苏颜月正要下车,突然被王克新抓住了手。“王先生,你还有事?”苏颜月皱起眉头,下意识要把手抽出来。“不好意思!”王克新赶紧松开,轻笑道:“苏医生,咱们也算相识了,以后我能叫你颜颜吗?”“什么?”苏颜月的心猛然一紧,这个称呼都快二十年没人叫过了。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只有一个人叫过她颜颜,可那个人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她思绪一下回到了儿时,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令她悲伤绝望的画面。“颜颜,你没事吧?”见她发呆,王克新关心问。“啊?没…没事,我先走了。”苏颜月回过神后,迅速下车,可刚走两步,她回头冷声道:“王先生,请你不要乱叫名字,我和你不熟。”王克新不但没生气,嘴角还勾起一抹笑容。等苏颜月进屋后,他眼神坚定道:“颜颜,你果然还没有忘记我,现在我回来了,谁都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他开车刚出小区,突然一台别克轿车,从旁边岔道口蹿了出来,直接把他给截停了。车门打开,四个年轻人吆五喝六的下来了,正是文豹等人。‘砰砰砰…’几人围过来,猛砸了几下前机盖。“下车下车,给老子滚下来。”文豹指着他喝道。王克新拽了拽领带,面无表情的下车了。他左右看看,冷声道:“你们想干嘛?抢劫?”“放屁,瞎了你的狗眼。”文豹狰狞骂道:“老子是来警告你,以后离苏小姐远点,不然打断你狗腿。”“哦?这么嚣张吗?”王克新挑眉哼道:“是那个姓叶的小子,派你们来的?”“你他妈少废话!”文豹走到他面前,一手薅住他脖领子,一手拍打他的脸。‘啪啪!’“小子,我告诉你,不想死最好乖乖听话。”王克新眯了眯眼睛,一个字都没说话。文豹还以为他是害怕了,扁嘴不屑一笑,打个手势招呼三人上车离开。“站住,我让你们走了吗?”突然,王克新开口了。“哎呀卧槽!”文豹横眉立目:“你他娘还敢叫板,给老子狠狠教训他一顿。”另外三人挥起拳头,立刻冲了上去。王克新后退一步,只见他身形闪动,一拳两脚轻松将三人打翻在地,当场就爬不起来了。“呦呵?有两下子啊?”文豹拉开架势,上去就是一拳重击。王克新侧头避开,一拳掏在他肚子上,疼得文豹差点双膝跪地。“你个狗东西,老子宰了你。”他拔出匕首,奔着对方就刺过去。‘啪!’王克新一巴掌打掉他的匕首,接着一脚横踢正中他胸口。“噗…”文豹喷出一口血,倒飞了出去。咣当一声响,他把别克车门子给撞凹了,扭曲着脸瘫坐在了地上。“哼,不自量力。”王克新拍了拍裤子,走过去藐视道:“滚回去告诉那姓叶的,苏颜月是我的女人,她也只属于我。”文豹没敢回怼,只是咬牙切齿盯着他,直到对方上车离开,他才颤颤巍巍掏出手机。……晚上十点左右,海军陆战队第三团。叶鸣刚洗完澡,正打算休息时,文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叶先生,出…出事了。”“什么?”叶鸣脸色一沉:“怎么回事?”文豹简单把事情一说,还详细描述了一下,对方的外貌特征和开的车。叶鸣猛然一惊,这不正是昨天那位王总吗?他果然对苏颜月别有用心。“你伤得严重吗?”“受了点内伤!”文豹气喘吁吁道:“这家伙肯定是个武者,聚英拳馆没人是他对手。”“我知道了!”叶鸣眯眼道:“今晚辛苦你们了,我会让雄哥安排人,你们不用再跟着了。”“是!”文豹支支吾吾道:“那个…叶先生,那小子还留下一句话,他说…他说…”“他说什么?别墨迹。”叶鸣不耐烦道。“他说苏小姐是他的女人,也只属于他。”文豹小声道。“是吗?哈哈…有点意思。”叶鸣挂断电话,摸着下巴思索。这么说他不是来害苏颜月的,那他到底是谁?又是从哪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