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云间草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飘洋过海两相忘
原以为冷战一段时间后,颜若舒会主动认错,何朵便也可以借坡下驴,双方关系自然缓和。可过了大半个月,颜若舒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何朵也从一开始的乐得清静变的日渐焦虑。眼看春节即将来临,按照去年颜若舒回国的时间,他应该也有所计划了。虽然心里气不过,何朵还是没忍住,发信息问了句:“春节回来吗?”
手机屏幕解锁又关闭,关闭又解锁,颜若舒的微信头像被点开再点开,忐忑了大半天后,终于等来了他的回复:
“领导说项目上事情多,今年就不回去了。”
冷冰冰的话语,没有一丝对这段时间冷战的示弱,更别提对何朵这个“媳妇”的关怀了。何朵面无表情地笑了笑,快速发出最后一条信息:“分手吧。”
然后毫不犹豫地拉黑了他的微信。
何朵觉得还是不够,一口气把颜若舒的手机号码、QQ也全部拉黑。几分钟后,一个境外的座机号码打了进来,何朵流着眼泪挂断,再次拉黑。
此后,颜若舒便也没了消息。
同事们还在KTV里狂欢庆祝跨年,何朵则躲在隔壁无人的包厢里嚎啕大哭。一墙之隔的强烈反差,充斥着一种荒唐的滑稽。虽然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这牵绊一年的纠葛,又怎是说放就能彻底放下的?越是靠幻想吹起来的爱情泡沫,越经不起破碎的后果。生活瞬间陷入无尽的彷徨,因为这意味着选择错了,路走错了,期待错了。
时间回不来,感情回不来,对美好未来的信心,回不来。
本来就在纠结如何面对家人此起彼伏的催婚压力,如今恋情彻底告吹,愣是连回家过年的最后一丝底气都没了。心高气傲的何朵,决不能接受那些平时全然不相干,一遇到事情就鸟兽散,拿别人悲苦大快朵颐的亲友们居高临下的道德“关怀”。家是断然不能回的,留在江临又孤苦无聊,干脆报名加入了朋友圈里临时刷到的出国旅游团。
韩国的冬天比江临更加湿冷。何朵木然地跟着团队走走停停,温顺地听从导游的全程安排。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对于缓解失恋的痛苦的确比较灵验,光是每日的吃喝拉撒和见闻,也足够牵扯何朵的大部分精力。湛蓝的大海,黑色的海岸线,奇特的白鹿潭,青绿相接的静谧涉地可支,还有那些传统风情浓郁的民俗村。渐渐的,何朵开始拍摄越来越多的照片,主动帮忙翻译一些简单的语句,下意识地主动探寻当地特有的民俗文化,心情慢慢好转。
虽然大多数景点跟国内没办法比,但胜在别具特色;虽然饭菜几乎都是火锅和辣白菜,但不影响大家风卷残云的热情。反正那些街角饭店的炸鸡啤酒,足够何朵给自己随时开小灶。团队里多是叽叽喳喳爱玩爱吃的大妈大叔,放在平日里何朵早就烦死了,但这个时候恰恰极好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倒也歪打正着。
原以为这场突发的临时旅行会在平淡中顺利结束,没成想在最后一天离开酒店的时候,发生的一桩冲突,让何朵直接成了狂飙的主角。
“报警?有什么好报的?天大的事情有导游,轮得到你们多事吗?”
几天来一直脾气极差的男导游,正翘着二郎腿歪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用食指一个个指着在他身边围成一圈的游客们。
一大早起来,众人收拾好行李,快速吃完早点后在大堂集合等着去机场,却莫名其妙被导游“教育”了好一顿。起因大概是昨天夜里有其他房间传来女人的发狂嚎叫,貌似是某个团的游客精神病发作,有人误以为发生了意外便报了警。
包括何朵在内,众人都以为是此事惹得导游不悦。既然是误会,那等导游气发完了也就没事了。
然而导游却迟迟没有停止的意思,越到后来话越变了味儿。何朵听的听的,逐渐明白报警事件只是幌子,真正导致导游撕下最后一张嘴脸的根源,是昨天晚上大家填写的旅游评分表。
“中国有句话,叫‘吃饱了撑的’。干你们什么事?嗯?该做的事一件没见你们做,不该做的都在背地里搞的欢。五天来你们十几个人的团,买了几块钱的东西?虽然我也说了,买不买随意随心,别太难看就行。但你们也太穷了吧?这么便宜的旅游团,我们靠的是什么?图的是什么?说白了来回的机票都抵不回来,不就是指望你们后面的消费吗?你们倒是玩的开心,该吃的一点都没少吃,该买的一个都不好好买。向来大方有名气的吴东旅游团,到你们这里却大丢特丢!我忍了,人穷没办法,结果你们还玩阴的!评分的时候我说过什么了?‘给个面子,评个五分。’呵呵,夜里分数统计上来,我真是大开眼界啊!前面几天怎么不见你们狂呢?临走了,在纸上长志气了?”
原来是昨晚的导游服务评分表里,有人没给好评。
众人心里也逐渐明镜,一方面心知肚明中差评的根源是这个导游几天来的阴阳怪气和冷嘲热讽,另一方面确实没想到评分会出来这么快,并且会对导游产生真实的影响。于是也不好发作,继续默默由着导游抱怨,想着他总会消气。
然而发现人群静默乖巧后的导游不仅没有适可而止,反而越发张狂,换了个腿翘着,继续居高临下、不紧不慢地哼哼道:“没有钱就别出来混。我们韩国安静和谐的生活环境,都是被你们国家的游客给扰乱了。乱扔垃圾,大声聒噪,随地小便,上厕所还不冲水。插队,抢免费货,能吃的东西都往死了吃,花钱的事情却一个比一个躲得远。你们把不文明的言行扔到韩国,浪费着韩国的资源,还不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没有钱,没有钱别出来玩啊!爱占便宜,也就你们国家的人了。”
其实这五天以来,导游没少训斥大家,对中国游客厌恶又不得不服务的现实,让这个自恋又没辙的导游始终充满着厌恶和期待的纠结情绪。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此众人虽然憋闷,也都尽量顺着导游。可忍气吞声的顺从不仅没有换来当事人的体谅,反倒让他的气焰更加嚣张。
“那你说什么事该做什么不该做呢?”何朵再也忍不住了,冷脆脆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