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瑶光 > 第二十章 远行计划
<b>inf</b>正如艾丝特所说的那样,半小时后她就踏出了白银城的大门,此刻城镇中仍然没有任何居民活动的迹象,她想到之前自己从天空落下时吸引的雷暴,心里早就有了猜测。
洛薇雅倒是没想到,这位女士在查看过几处蘑菇后,真就这么离开了白银城。双方倒是都非常守信,艾丝特走得很是果决,而她肩上扛着一团黑面草编织袋,透过袋子都能看到里面柔和的光芒。
科林·伊利亚特正守在圆塔门口,他看到洛薇雅甚至只用了一刻钟就返回这里,心里除了松口气之外,也有些诧异。
洛薇雅微笑着点点头「祂已经离开了。」
科林注意到了她的用词「祂。」
「祂本就是主的福音天使,那个故事我们都很熟悉,虽然没有人知道它的源头,但是在所有的故事书中都有被记下,被一辈又一辈的人所了解。」洛薇雅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狂热而坚定。
「是啊,云雀的故事……」
洛薇雅轻轻叹了口气,但是她的声音格外柔和「我相信这就是一种预兆,白银城已经被祂的力量所照亮,这是我们都应该重视这样的启示。」
「这件事并不适合让所有人知道。」
「我明白,祂没有留下来,或许也是在替我们考虑,给白银城留下了更多考虑的时间。」
科林摇摇头,他并不这么认为,但是不论如何,那个能力诡异的女士如约离开,都是一件好事「如果祂想毁灭白银城,那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我们不能太过……松懈。」
洛薇雅脸上的微笑淡去「我明白,所以有必要跟所有长老讨论下这件事,不论各位的结论如何,我都会欣然接受。」
科林沉默了两秒,侧身让开了圆塔的大门「走吧,我们是应该召开一次会议了,我也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们。」
一株攀附在圆塔外的黑面草藤,轻轻摇晃着叶片,直到那扇大门合拢。
门后,是被严密保护的白银城根基。
——
「你就打算一直扛着这些东西?」
艾丝特的表情却很严肃「如果用‘窃取&quot;暂时留存,它们会迅速失去活性。」
蹲坐在她头发间的乌鸦古怪地笑了声「听你的语气,它们好像会‘死掉&quot;一样。」
「它们当然会!」艾丝特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笑话不错,但是依我看,你真的越来越糊涂了。它们只是从灵界凝聚起来,连智能或自我意识都模糊不清的灵,严格来说,仅仅是出自你手中的‘造物&quot;。即使依附在某种物体上,也不可能真正获得生命。」
艾丝特回头瞥了一眼,白银城攀附着黑面草的灰色外墙,正在她身后逐渐变得遥远「造物怎么就不算生命呢?」
不等乌鸦张嘴反驳,艾丝特又自顾自说了下去「按照你先前的话来说,我是造物,你也一样。」
乌鸦安静了片刻,才重新找回说话的兴致「还是不一样的。」
「你听上去不是很自信,」艾丝特不禁笑起来,「我以为你对这点是无所谓的,毕竟你一直都是达日博格的孩子。」
「不论是否是‘造物&quot;,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这一次,稍显失落的换成了艾丝特,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又紧紧肩头那满满当当的编织袋「是啊,对我们来说,这种事情也无法改变……」
乌鸦听出了她语气的古怪「那对你来说呢?是‘源堡&quot;的前主人?」
艾丝特视线的焦点注视在遥远的黑暗里「不,是一次‘命运&quot;的抉择,一个小错误……」
停顿几秒,她突然间停下了脚步「不对,我现在是在往哪里走?」
「东面。」
艾丝特皱着眉头,问在头顶正抓住自己头发打绳结的乌鸦「东面还是那片灰雾?」
乌鸦停下了爪子间的小动作,那团死结在它的指甲尖扭动起来,好像一团细蛇试图将自己解开,乌鸦再度将它紧紧地攒起,压制住这团发丝的颤动
「你现在跟灵界的联系薄弱到这种地步了?难道你自己不清楚那边是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那是‘源堡&quot;留在外界的一部分,留存着另一片大陆的实体。」艾丝特困惑地向着四周转头,很明显,她对于前往哪一边正心存犹豫。
她不想去「梦城」,更不想接近东面最深处的灰雾,唯独这两种预感格外强烈,但是除此之外,艾丝特还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另一侧还有各途径的源质。不过这些年下来,被封存的源质多少也在影响着我们这一边的世界,你应该早就意识到了……哦,那也得是在你把自己变成傻瓜之前。」
艾丝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纠正你一下,解密学者是有增强思维能力的。」
「我的非凡特性跟你有关系吗?」
「……不说这个了,」艾丝特尴尬地转移了话题,「你在这里应该待了很久,我有点问题想问你。」
「嗯?」乌鸦懒懒地应了一声,看上去对艾丝特的问题并不好奇,不过它忽然睁圆的黑眼睛,表明它心里正在琢磨着别的事情。
艾丝特伸手拂过头顶,揉搓着乌鸦爪子底下发痛的发根,那几根头发自行在她的手指下自行解开了「除了白银城,这里还有其余幸存的城市吗?」
「当然有,」乌鸦低笑起来,只是它的笑声里满是嘲弄,「虽然数量少得可怜,但是总能有一些人比较‘幸运&quot;,仍然活在黑暗里。」
顿了顿,它的语气很快就冷下来「也有不少信仰了那个疯子的城镇。」
「听你这么说,我想他们的结果不会太好,」艾丝特皱起眉头,但是也不好多透露什么,「你知道距离最近的城镇在哪个方向吗?我是指还有人幸存的。」
这一次乌鸦沉默了更久,就在艾丝特以为它要拒绝的时候,头顶传来被鸟嘴叨过的刺痛「我可以告诉你。」
「但是?」
「不,只要你在这待上几百年,你一样能找到他们……」乌鸦的眼睛里有着一点困惑。
「我还以为你会借机提条件。」艾丝特回答道。
黑色的羽翼在她头顶张开,向着南面指去「无所谓,你总会有别的事情来求我的。而我,并不急于这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