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只是夫子 > 第413章 皇帝召见
这次应对方清国的这件事,孟海一共设置了四个大步骤。
这四大步骤在方清国被抓之后,也就陆续展开。
第一个步骤,那就是找到理由关押张启信,这样张启信才无法与旁人取得联络,也能够从张启信的口中询问出来不少的事情,或者借着他的口来做不少事情。
第二个步骤,那就是切断与张启信有联系的人,也就是他的外援。所以当时的朝堂上有大量的官员,要么被流放,要么被罢官,这些人有一小半都是与张启信关系莫逆,而且还是参与到方清国这件事上的。
第三个步骤,那就是以各种方法让两位丞相不参与此事。只要两位丞相不参与到此事之中,那一切都还有周旋的余地,所以在有一次的朝堂之上,太子特意提醒了两位丞相。
这两位丞相也都是人精,自然明白了太子的意思,于是彻彻底底地不去理会方清国这件事了,而六部尚书以及其他的三品官员瞧见了两个丞相的意思,他们也似乎明白了丞相的意思,于是,这些三品官员也陆陆续续地不再插手此事,这也使得孟海能够如此迅速又完美地化解此事。
把这最后一个步骤,那就是让太子立威。
恢复朝堂官员的官职,提拔官员,让那些官员来到自己办公室挨个谈心又嘘寒问暖,扩宽大秦的土地。
将大秦百姓皆为厌恶的周国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斩首,设立办事处真心也好。
这些东西无论是表演也罢,在诸多百姓面前作秀也罢,为的就是打造出太子是个勤勤恳恳的好太子。
等到这一切全部做完,太子的名声无论是在朝堂还是民间,自然都会有明显的提升。
而做完这些之后,张启信和方清国闹出的这件事也可以宣布彻底结束了。
要说在这件事里获利最大的,那自然是太子。
而这件事里最辛苦的,莫过于孟海。
也是因为这件事,孟海与太子之间的关系更上一层楼。
两人本就是和兄弟一般,现在更是如兄如父……
还有孟海与方清国,赵之礼和罗仁志之间的关系。
要实打实地说起来,孟海还是方清国的救命恩人,毕竟是孟海从中谋划着才将方清国从中被救出。
也正是因为孟海谋划了这件事,这才让赵之礼看清楚孟海的本事,也让赵之理心中暗暗地下定了决心,日后不管有事没事,千万不能招惹这一肚子坏水的活祖宗。
事情一直发展到现在,方清国和张启信引出的这件事,终于可以画上了句号。
当然,在这期间,这位太子也总算是达成了自己的一个小目标,那就是不用每日上朝。
正是因为青云门那桩事情引发的,一直在方清国这件事结束之后,赵宣宣布,由于自己的身体被气的吐血造成了一些不可逆的损伤,所以以后每隔两天上朝一次。
朝堂当中的大臣,自然还有颇多反对的怨言,但是此时的太子,无论是名声还是威望,那都是如日中天。
太子殿下一声令下,自然不敢有人反对,但是真的敢有人反对,那也只是反对,并无法影响到太子的最终决定。
于是在彻底解决方清国这件事之后的第二日朝堂之上,赵宣最后宣布了这件事之后,他这个做太子的反倒是先溜了。
朝堂当中的诸多大臣见到这一幕,全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孟海这也辛苦了许多天。
在这许多天里,他回家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要么就是在帮熊孩子处理事情,要么就是在帮熊孩子处理事情的路上,在这段时间里,安神堂几乎都已经成了他的家,
去安神堂都算是幸运的,忙的时候,孟海便直接在紫气房里睡了下来。
尤其是昨日。
由于昨日已经是一切事情的收尾工作,所以各个环节都得要画个句号,他昨天与太子一直忙到凌晨一两点钟,这两人这才睡下。
然后凌晨三四点钟,这两人就又该起来准备朝会的一些事宜。
所以现在的孟海哈气连天,当时高中考大学他都没有这么累过,所以现在的孟大人只想回到家里,瘫到自己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但是等到那大人前脚跨出青云门,眼看就要到了外城,可以坐自己的马车回家的时候,一位太监急匆匆地跑到了孟海面前。
这个太监孟海认识。
他的名字叫做魏吉祥。
皇帝的贴身太监。
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难不成是皇帝想要召见自己?
孟海刚刚想到这里,就见魏吉祥已经跑到了孟海面前。
“孟大人的脚步真快,如果老奴再慢上一点,恐怕都要去侯府当中找孟大人了!”
魏吉祥追上孟海之后,先是来了一段没有意义的客套话,随后,魏吉祥说道。
“还请孟大人和老奴走一趟,陛下召见。”
孟海听着魏吉祥后面半句话和自己之前的猜测一样,他的心中就在短短一瞬间浮现出了无数种的猜测。
皇帝召见自己做什么?
还没等孟海多想,魏吉祥那边已经弓着腰做出了一副很好孟海前往的姿势。
孟海见到这一幕,也只好跟着魏吉祥朝着皇宫的方向重新走去。
一路上已经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
一直走到了乾阳宫前。
整个宫门口还是被一群黑压压的禁军所包围,只不过这些禁军明显是提前得到了皇帝的命令,所以咱们还感到只是这些禁军并没有阻拦。
孟海于是便很轻易地踏入到了乾阳殿中。
孟海左脚刚刚踏入大殿的大门,还没有看清大殿里的景物,就被大殿正中央的一道人影所吸引了。
此时,站在大殿正中央的那人,正是皇帝赵琦缘。
只不过此时的皇帝有些……精神头太足了,足到似乎多余的力气根本没有地方发泄。
所以此时的皇帝手中拿着一把木剑,开始在整个大殿的正中央耍着某种剑法,看样子皇帝已经耍了,有些时间了,他的额头上都能见到热汗。
也不知道是伴随着最近的天气越来越热,还是皇帝耍得太过卖力,直到皇帝看见了孟海收住剑势。
赵琦缘站在原地喘了半分钟的粗气,这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老了老了,耍不动了。当年我可是拿着比这还要重十几斤的大刀,在战场上与那些敌寇厮杀,现在就只是挥了这两下子,便已经感觉腰酸背疼,不服老不行啊!”
孟海虽然不知道皇帝招自己前来做什么,但是此时的他还是笑意盈盈地迎了上去。
“陛下,这是哪里话。陛下只是许久未动刀兵,这才提不动刀,如果陛下每日勤加锻炼到50岁的时候,仍然可以上阵杀敌。尤其坐镇指挥,那可以说是运筹帷幄之间,决胜千里之外。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陛下身先士卒,带着诸多文武官员冲上阵前,再亲自厮杀几个敌寇,保我大秦百姓安居乐业,保我大秦国内海晏河清……”
孟海喋喋不休地一大堆废话,赵琦缘刚开始听的时候脸上还出现了向往之色,但是听着听着,皇帝却不由自主地乐了,他伸出了手,打断了孟海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没想到多日未见你这小子的废话还是这么多,来来来,这边坐下。”
赵琦缘随手就将手中的木剑抛给了不远处的魏吉祥。
木剑也不重,所以,魏吉祥在接过这柄木剑之后,就将其放在了不远处的剑架之上。
接着,为吉祥又来到了皇帝面前,亲自为皇帝浸泡茶水。
赵琦缘随手抬起茶杯,喝了一口润润喉,然后他的目光便落在了孟海的身上,说出了一句:“这次你做得非常好!”
孟海露出了些笑容,他自然知道皇帝说的是方清国的这件事。
只不过还没等孟海的笑容露出多久,就听皇帝赵琦缘说道:“我的身子恐怕也坚持不了多少年了,最少三四年,最多也不到十年。有了你今天的这番举动,太子的地位算是稳固了,日后我也放心不少!”
孟海天道皇帝忽然蹦出这句话,他的心中一震。
孟海心中在短短的一瞬间思考了许多,他立刻明白了皇帝的用意,当他明白皇帝用意的时候,他的目光带着诧异,骇然,惋惜,失落,甚至还带着悲伤……
赵琦缘嘴角微微勾起。
“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与你相处的时候我总是提不起皇帝的架子,我每次看见你就像是看见了一个从大山里出来一点不知道规矩的毛孩子。当我要给你摆架子的时候,你装得倒挺像,一切毕恭毕敬,但是我能看得出来你的行为举止,甚至每一个神情都暴露出你没有一丝对皇权尊重的本能。”
“如果换成旁人,这个时候为了少一些日后的威胁我,或许就会将他以各种名义,要么刘芳,要么直接一刀砍了,但是对你……我还真没下得去手。这倒不至于不舍得,而是我知道你对皇权并没有太大的敬畏,但是你对那些官员甚至对这个大秦朝似乎都没有太多的敬畏。你想要的似乎就只是想要混吃等死,舒舒服服地过完这一辈子,所以你不会巴结那些官员往上爬,你也不会巴结皇帝换取自己的官职,因为对你来说,这些东西全都是累赘,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留下你。”